今天: 中国仲裁研究和实务中心,中国争议解决中心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搜索
中国仲裁在线LOGO 首页 新闻资讯 探讨争鸣 建筑工程 对外贸易 房地产争议 证券争议 仲裁数据库 外商投资
  • 知识产权
  • 体育仲裁
  • 投资仲裁
  • 仲裁员
  • 仲裁机构
  • 资料专区
  • 西纳书城
  • 合同起草
  • 争议解决
  • laws
  • 其他
  • 其他
  • 深圳伟利丰针织制品有限公司诉中国医药对外贸易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北京市海… 文章来源: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更新时间:2010-11-2 21:40:31

       

    深圳伟利丰针织制品有限公司诉中国医药对外贸易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海民初字第293号

      
      原告深圳伟利丰针织制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锦和,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建群,广东深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医药对外贸易公司。
      
      法定代表人严兵,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一兵,北京市凯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晓文。
      
      原告深圳伟利丰针织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利丰公司)与被告中国医药对外贸易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医药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徐立平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伟利丰公司委托代理人郭建群及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委托代理人王一兵、张晓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伟利丰公司诉称,原被告于2007年8月17日、同年9月8日在深圳市先后签订了针织布匹《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两合同总金额为1 516 479元(按实际发货数量结算),合同对品质、交货地点和方式以及结算方式、期限等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原告按合同约定向被告指定的客户新达国际制衣(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达公司)提供了价值        1 700 788.5元的针织布匹,被告分三次用银行承兑汇票支付了1 050 000元货款,扣除部分货款后至今尚欠601 112.57元未付。2007年12月22日原告与收货方新达公司进行了对账,确认欠款金额为601 112.57元。2008年8月7日新达公司致函原告“关于贵公司货款,我司从2008年7月份开始付款,份为   6个月,分期支付,共计601 112.57元,请知悉。”但至今均未付款。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被告支付货款601 112.57元及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给付自起诉之日起至付清货款时止的延期支付利息,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中国医药公司答辩称,原告起诉的金额我方不认可。双方订货的合同是1 516 479元,原告称实际供货是      1 700 788.50元,我方认为原告依据合同供货的数量为    1 423 628.59元。另外我公司向法庭提交了第三方替我公司向原告支付了300 000元货款。其次原告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向我方提供相应的增值税发票,致使我公司无法办理进出口退税,造成了相应的损失。根据以上理由,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伟利丰公司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证据1、应收款明细表,证明原告伟利丰公司与收货方新达公司进行结算,双方对欠款金额已确认为601 112.57元,盖章单位为原告伟利丰公司和新达公司;
      
      证据2、还款承诺,证明收货人新达公司对所欠货款承诺还款,但未实际履行,盖章单位为原告伟利丰公司和新达公司;
      
      证据3、购销合同(2份),证明伟利丰公司与中国医药公司的供货关系及约定的收货方、付款方式等,合同总金额,同时在两份合同的合同金额合计的大写部分有“按实际发货数量结算”的约定;
      
      证据4、2007年10月的送货单(100份)及结清单,证明2007年10月的货款(不含税)973 601.82元以及送货数量;
      
      证据5、2007年11月的送货单及结清单,证明2007年11月的货款(不含税)701 953.45元及送货数量,加盖公章的收货单位为新达公司;
      
      证据6、增值税发票(95张),银行承兑汇票(3张),证明伟利丰公司已向中国医药公司开具了增值税发票,发票的总金额为1 645 385.32元,承兑汇票证明中国医药公司已付款为  1 050 000元;
      
      证据7、注册登记查询,证明被告中国医药公司指定的收货方(深圳新达公司)未注册登记;
      
      证据8、采购单(5张),证明该采购单与购销合同指定的采购单的下单人和收货人一致,仅为合同附件,不是独立的合同。
      
      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对原告伟利丰公司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原告伟利丰公司提交的证据1、2、3、6、7、8真实性均没有异议。但对证据1的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证据内容是新达公司对原告伟利丰公司的承诺,与被告中国医药公司无关,且应收款明细表上列明的合同号与原被告之间的合同号不一致;对证据2,认为承诺函是发给“伟业丰”,故此证据应与本案无关;对证据3的证明内容有异议,合同编号与原告证据1中的合同编号不一致,另外合同中第8条明确约定了超过合同约定的被告不予付款;对证据4-5中加盖新达公司公章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伟利丰公司供货中与合同要求不符的货物以及数量上超出3%的部分中国医药公司不认可,依据中国医药公司计算,伟利丰公司符合合同约定的实际送货数量及金额为 1 423 628.59元。对证据6中的银行承兑汇票没有异议,中国医药公司通过背书付款。对增值税发票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中国医药公司已经收到,但伟利丰公司开具的发票不符合有关规定,因为伟利丰公司开具的发票与合同无法对应,导致中国医药公司无法使用国家有关出口退税政策;对证据7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实际收货方为新达公司,而且伟利丰公司已向新达公司履行了实际送货义务。对证据8的证明内容有异议,合同中也曾经引用过采购单上约定的质量要求,采购单上约定了付款公司为新达公司和付款方式也约定了,数量、金额也都约定很明确,送货地点为深圳新达公司。中国医药公司认为采购单应该为伟利丰公司与新达公司之间独立的合同,不是伟利丰公司与中国医药公司之间购销合同的从合同,虽然收货人和送货地点以及部分质量要求一致。
      
      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向本院提交证据予以证明:
      
      证据1、深圳市海升伟通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升公司)证明以及工商银行查询单,证明海升公司替中国医药公司向伟利丰公司支付了合同款300 000元,银行也证明向伟利丰公司支付了该款并没有退款;
      
      证据2、伟利丰公司向中国医药公司出具的100张增值税发票及明细表,证明伟利丰公司未按照合同向被告提供符合规定的增值税发票,证明伟利丰公司开具的增值税发票的品名和单价与合同不符;
      
      证据3、增值税票涉及退税损失情况表,证明原告伟利丰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开具增值税发票导致被告无法进行出口退税而受到的损失为120 774.23元。
      
      证据4,实际交货明细及对照表,证明原告伟利丰公司供货中有部分不符合合同约定的质量和数量,证明中国医药公司认可的合同款为1 423 628.59元,超出金额118 788.44元中国医药公司不应该付款。
      
      原告伟利丰公司对被告中国医药公司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
      
      对证据1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因为是第三方单方开具的。另外认为海升公司付的300 000元实际是支付给深圳伟业丰公司的,原告与深圳伟业丰公司之间是有关联关系,原告为代收款,不是本合同的货款,被告应该出具原始的付款凭证;对证据2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合同只是约定了供方提供增值税发票,没有约定如何开具发票,而且发票也是国家税务机关开具的;对证据3-4不认可,因为均系被告单方出具的。
      
      本院对原告伟利丰公司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对证据1、3、6、7、8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均予以认证。对于证据2因为新达公司的承诺函的受送达方为“伟业丰”,故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认证;对证据4、5中原告伟利丰公司单方出具的部分,本院不予认可。
      
      本院对被告中国医药公司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证据1中付款单位海升公司的证明及银行查询单可以清楚的反映出原告伟利丰公司收到了300 000元,且原告伟利丰公司与海升公司之间又无其它合同关系,故本院对此证据予以认证。对证据2因与原告伟利丰公司提交的证据一致,本院予以认证。对证据3、4因为系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单方出具,故本院不予认可。
      
      综合以上质证意见,本院对本案事实认定如下:
      
      2007年8月17日及同年9月8日,原告伟利丰公司与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分别签订了二份《工矿产品购销合同》,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向原告伟利丰公司购买布料制品,其中2007年8月17日的合同中约定金额为989 817元,交货日期为2007年10月12日;2007年9月8日的合同中约定金额为526 662元,交货日期为2007年10月20日;其它内容均相同。合同主要内容为:货款按实际发货数量结算;二、(1)品质要严格按照订购单(WTO70800032新达订购单)的要求;(8)每个布类、颜色的交货数量2000KG以下可接受+/-3%,重量超过5000KG接受+/-1%;三、交(提)货地点及方式:供方送货至深圳新达国际制衣有限公司;五、结算方式及期限:大货经需方验货合格,供方提供增值税票,需方汇票支付80%货款出货,余款1个月内付清。原被告双方均认可实际收货方为新达国际制衣(香港)有限公司。
      
      合同签订后,原告伟利丰公司分别于10月、11月期间向新达公司提交了货物,新达公司在送货单上签字并加盖了公章对送货数量予以确认。经原告伟利丰公司与新达公司核对帐目,双方于2007年12月22日盖章确认了《新达WTO70800032单/WTO70800032加单1扣款/应收款明细表》,其中写明10月份货款973 601.82元;11月份货款701 953.45元;加收货款    25 233.23元;应收款总数1 700 788.50元;应扣款总数    49 675.93元;已收款总数1 050 000元;现在欠款总数    601 112.57元。
      
      原告伟利丰公司在2007年10月22日至2007年12月29日期间共向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开具了100张增值税发票,金额总计为1 645 385.32元,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就部分税款进行了抵扣。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分别于2007年8月21日、2007年9月13日、2007年9月20日以承兑汇票方式向原告伟利丰公司支付货款1 050 000元。2008年2月10日深圳市海升伟通制衣有限公司以网上汇款方式为被告中国医药公司代付货款   30 000元。
      
      另查原告伟利丰公司与新达公司在2007年8月至9月期间曾签订过五份采购单,订单号分别为WTO70800032、(1)(2)及WTO70800032加单1。在庭审过程中,被告中国医药公司表示新达公司为货物的实际采购方,原告伟利丰公司系新达公司指定的供货方。
      
      以上事实,还有本院开庭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伟利丰公司与中国医药公司签订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从其主要内容看,应认定为买卖合同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国家法律强制性规定,故应属有效,对伟利丰公司与中国医药公司均具有约束力。双方均应严格按合同履行各自义务。
      
      综合庭审情况,本院认为双方争议的焦点为:1、原告伟利丰公司供货的实际数量及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实际应支付的货款额;2、原告伟利丰公司向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开具的增值税发票是否符合合同的约定。
      
      对于焦点一,双方在合同中已写明货款的结算方式为按实际发货数量结算。被告中国医药公司辩称;合同第八条约定的“每个布类、颜色的交货数量2000kg以下的可接受+/-3%,重量超过5000KG接受+/-1%;”应视为被告中国医药公司仅对原告伟利丰公司供货未超过合同总额3%或1%的部分予以付款,超过3%或1%的部分应为新达公司向原告伟利丰公司付款。本院认为该合同条款应理解为若原告伟利丰公司的供货超过原合同总额的3%,则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可以不接受该超出部分的供货,根据合同约定的收货方以及被告中国医药公司的认可,新达公司承担本案合同的收货与验货的义务。现新达公司已对原告伟利丰公司的所有供货均进行了收货并验货,在送货单上签字并加盖公章,并未对原告伟利丰公司的供货数量提出异议,并与原告伟利丰公司达成了应收款明细表,确认合同的实际总价款为  1 700 788.5元,故新达公司的上述行为应视为被告中国医药公司对原告伟利丰公司多供货额的认可,因此本案合同的实际发货数量应该以此为准。故本院对被告中国医药公司的该项辩称不予采信,中国医药公司应按实际供货额向原告伟利丰公司支付1 700 788.5元的货款。
      
      关于被告中国医药公司辩称的2008年2月10日深圳市海升伟通制衣有限公司以网上汇款方式为被告中国医药公司代付货款30 000元一节,原告伟利丰公司虽称该款是第三方代新达公司付给伟业丰公司的货款,但其未向法院提交相应证据予以佐证,该汇票的收款单位为原告伟利丰公司,付款时间在原告伟利丰公司与新达公司达成的应收款明细表之后,且原告伟利丰公司与第三方公司之间亦无其他债权债务关系,故本院对被告中国医药公司的该项辩称予以支持,该部分货款应从原告伟利丰公司的诉讼请求中予以扣除,对原告伟利丰公司的该部分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焦点二,被告中国医药公司辩称,原告伟利丰公司为其开具的增值税发票与合同约定不一致,导致其无法进行出口退税而造成损失。因合同中只约定了原告伟利丰公司提供增值随发票,并未对增值随发票的开具进行具体要求,现原告伟利丰公司已经为其开具了增值税发票,视为已履行了该项合同义务,被告中国医药公司亦收到了上述发票,且并未向原告伟利丰公司提出过异议或退票的要求,故对被告中国医药公司的该项辩称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原告伟利丰公司诉讼请求中要求逾期付款利息一节,被告中国医药公司认可根据合同约定,最终的付款时间应为2007年11月,现被告中国医药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付清全部款项,理应向原告支付相应的逾期付款的利息损失,故对原告伟利丰公司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亦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医药对外贸易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深圳伟利丰针织制品有限公司欠款三十万一千一百一十二元五角七分及自二00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的逾期付款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二、驳回原告深圳伟利丰针织制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中国医药对外贸易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四千九百零六元(原告深圳伟利丰针织制品有限公司已预交),由原告深圳伟利丰针织制品有限公司负担二千四百四十八元(已交纳),由被告中国医药对外贸易公司负担二千四百五十八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相应上诉案件受理费(就本判决结果整体不服的,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九千八百一十二元,就本判决结果部分不服的,就不服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按照普通程序交纳相应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代理审判员   徐立平
    二OO九年二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朱建美

    文章录入:cnarb01    责任编辑:cnarb01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没有相关文章
  • 相关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昵 称: *必填    ·注册用户·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政治、黄色淫秽等内容的评论,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网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评论内容只代表机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评 论
    内 容
     
    热点聚焦
    更多
  • 栏目频道推荐
    更多
  • 广告赞助商链接
    更多
  • 关于中国仲裁在线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及免责 | 招聘信息
    版权所有 2007-2012 中国仲裁在线WWW.CNARB.COM粤ICP备07027300号